Cyan云溪
Home Essays About

没有电梯,昭昭下班路上顺手帮大爷大妈扛水上楼,大妈送来一把芋头梗……就是绿化带的大圆叶子的芋头…梗吗?竟然可以吃??有点爽脆,像藕带。

好吧,我也是吃过绿化带的人了✌️

Animal Rights by David DeGrazia,一本不错的入门书。读完,一则感慨就这么一个话题原来还能有如此多派别的解读,果然要多听听和自己不一样的人是怎么想的,总有启发。

二则,读这本书同时在看《文明之光》,感慨人类有今天真的很不容易,是无数生灵默默迭代的结果呢。人类如果认为自己的存在很有必要,那真的要好好感谢一下所有动植物和菌类。思考人与动物的关系,就是思考我到底应该怎样看待自己的存在。虽然到现在还很难站在动物的立场考虑问题,很多问题也还没有想清楚,但我确定,我不要成为施加毫无必要的伤害的,那样的人。

三来,肉到嘴边,突然就失去了味道。三餐成了麻烦事,具体怎样,还在探索,并不指望短期内能想明白,但只要去找,总会找到的。还好有昭昭陪伴,感恩。

佛陀营养是不是很好,吃素都能这么胖,好绝望。

总忍不住想,整部 FAIRY TAIL 就是 Natsu 一个人的一场梦。

再听到他消息,他已成为宗师,挂在墙上的那种。

仙人刚下到凡间游历那会儿也不太适应,天上飘久了,有点忘了路怎么走,哦不,怎么游。

人以为父母对孩子有天然无条件的爱,其实更可能,恨才是。爱是教育和感化的结果,要无条件欣赏人作为独立个体的美好存在,很难,尤其孩子成长有悖自己期待,这时,把他当成异己去恨,却很容易。但又听说爱是天然的无私的,人对异类本能的不安与排斥,又被狠狠压抑,某一天撕扯至极,崩然弦断,尽数爆发。莫名的纽带捆死了两端。孩子在父母的阴影里不敢抬头,他很幸运,因为不然,他会对上身后那两道目光,目光里,杀意了然。

少年提了长剑,欲斩杀太阳,取金乌之力唤醒冰封的爱人。

太阳:天道赐你力量,不是让你这样用的。

少年一笑:天生我材必有用,我爱怎么用,便怎么用。

……那苍生怎么办?

——怪天道考虑不周咯。

仙人刚飞升那会儿很不习惯,同僚穿着各式白衣走在云里,远远地总让他觉得是一颗颗头颅漂浮在空气中…

学琴回来门已经开好,昭昭在做午饭,头一回做馄饨,好吃到哭。紫菜虾皮汤底刚好甜,虾仁肉馅刚好弹…所谓珍珠翡翠白玉汤大概也不过如此,世间比这更好吃的,我想只剩 シャウアプフ と ユピー了😒传闻东坡静静吃罢河豚,慨叹「也是值得一死」,就是这种感觉吧。[炸烟花]

原来小时候窗外的鸟是鹧鸪,回想起来,那调调哪里是「行不得也哥哥」,那上扬的尾音分明是一起嗨呀哥哥!

诗词歌赋是尘世的高光面,诗人手段高妙,捕捉到一个个珍贵瞬间,让哪怕尘土里的人都人觉得灰败是假,那五光十色才是真。高光之下,凉薄、残忍、猥琐、怯懦都被忽略。所谓悠久历史,灿烂文化,对我等蝼蚁而言,又何尝不是一场众星拱月的骗局呢。——读曹操《度关山》